台灣的史懷哲

台灣的史懷哲     (國)   陳宇光牧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經文:羅12:1-2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6.09.25.

我們今天所讀的這一段聖經是使徒保羅寫給羅馬教會的一段話。他勸勉羅馬教會的基督徒要將自己的身體獻為祭物,這個祭是活的,是要獻給上帝的,不是要獻給人的。因為這是要得著上帝的喜悅,不是要讓人高興。

在羅馬書12:1最後一句話這樣說:「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。」這是和合本中文聖經的翻譯。這句話所說的「事奉」在聖經的原文希臘文也有「敬拜」的意思,所以現代中文譯本的聖經將這一句話翻譯為:「這就是你們應該獻上的真實敬拜。」而現代台語漢字譯本的聖經翻譯為「這是恁合宜的敬拜。」不過我們可以這樣說:「敬拜就是事奉,事奉就是敬拜。」許多沒有信主的人常常不知道他們所拜的神明偶像是誰,聽人家說這間廟寺的神明很靈,就到這間廟寺去拜。但是我們在敬拜時,一定要認識清楚我們所敬拜的對象是誰,否則我們就會跟那些到廟寺去拜的人一樣,是拿香跟著拜。我們基督徒來教會參加主日禮拜,是在敬拜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真神上帝,而不是在拜那些著名的人物或是其他的神明偶像。事奉也是如此,我們是在事奉上帝,不是在事奉人。不過我們可以通過服事人與幫助人,來達成事奉上帝的目的。要達到這個目的,使徒保羅勸勉羅馬教會的信徒要獻上自己的身體,當作活祭,是聖潔的,是上帝所喜悅的。這是和合本中文聖經的翻譯。這樣的翻譯無法讓我們很清楚地知道我們將自己的身體獻上,當作活祭,究竟是要獻給誰。現代中文譯本的聖經翻譯的很清楚,它是翻譯為:「勸你們把自己當作活活的祭物獻給上帝,專心事奉他,蒙他喜悅。這就是你們應該獻上的真實敬拜。」(羅12:1)從這一節聖經可以讓我們知道,我們獻身做為活祭是要獻給上帝,讓祂來使用我們,祂差遣我們在教會服事哪一樣的聖工,我們就去服事那一樣的事情。祂差遣我們在社會上、或是我們工作上、或是我們的親人朋友中,服事哪一樣的聖工,我們就去服事那一樣的事情。

兩千多年來的教會歷史中,有很多虔誠的基督徒真真正正實現這句話所說的真理,就是將自己獻身為活祭,讓上帝使用,也讓祂來差遣他們在世界的各個角落,或是在最有需要的地方,通過服事人與幫助人來事奉上帝。

今天我就藉著這個機會來跟大家分享,在我們台灣的教會歷史中,有一位像史懷哲這樣的醫生,同時也是牧師的身分,在他的工作上與教會的服事上,真正在實行獻上自己的身體,被上帝使用,也讓上帝差遣他到最有需要的地方,通過服事人與幫助人來事奉上帝,所以他就被尊稱為「台灣的史懷哲」。

第一、獻身為活祭:在台灣中部的南投縣,有一對夫婦都是非常熱心敬拜上帝的虔誠基督徒。丈夫是醫生,也在教會擔任長老的職務。在一百年前,也就是主後1916年的三月2日,上帝賞賜他們一個男嬰。這位孩子出生以後,這對夫婦用聖經的真理來栽培他,讓他從小就知道要敬拜宇宙中唯一的真神上帝。後來孩子漸漸長大,他就決志將來要獻身給上帝做為活祭,來事奉上帝與服事別人。他從小就會有這樣的決志,至少有兩個原因:

1.他看到教會牧師信仰生活的榜樣,以及兒童主日學的學生對牧師的尊敬,讓他從小就認為牧師是非常給人羨慕的英雄。

2.在他九歲時,有一天爬到高高的地方,不小心跌下來。結果腳受傷,引起骨膜炎,導致細菌感染而化膿,差一點喪失生命,後來又發生腎臟發炎。因此,他就向上帝禱告說:「如果祢能夠醫好我的病痛,那麼我將來一定要獻身給祢做為活祭。」後來上帝都一一醫治他的病痛,也讓他在生病中,體會到人的軟弱與有限,以及上帝拯救他的大恩典,所以他決定將來長大以後,要當牧師,來回報上帝的恩典。

第二、黑袍與白袍:果然他長大以後,就進入台南神學院讀書。在23歲時,從台南神學院畢業。那時候是主後1939年,剛好發生第二次世界大戰,所以他沒有馬上到教會去牧會。另外,他盼望成為自由的傳道人。因此,他就再到日本的東京醫科大學念醫學院。四年以後,也就是主後1943年時,他從醫學院畢業。主後1946年,他回到故鄉,也就是南投縣當醫生,在父親的大同醫院幫忙他的父親看病。禮拜天就到教會擔任義務的傳道人,幫忙教會的聖工,從服事信徒中,來事奉上帝。

主後1949年,他被封立為我們長老教會的牧師,協助南投教會的牧會工作。因此,在禮拜一到禮拜六他是穿著白袍當醫生,醫治病人肉體上的病痛;禮拜日則是穿著黑袍當牧師,在教會的講台上講道,可以說是黑袍與白袍輪流穿。

第三、為主來犧牲:主後1950年,他參加門諾會山地巡迴醫療團的義診工作。這樣的日子經過大約一年以後,他認為所學的醫學知識還不夠,需要再充實自己的醫學知識,所以就在主後1951年到美國深造三年,進入水牛城的總醫院進修與學習。主後1953年,他在美國聽到他的一位哥哥因為肺結核病而過世。他知道這是因為當時沒有好的醫療設備與技術,所以才導致他哥哥的肺結核病無法痊癒。因此,他決定回國之後,要在台灣為原住民創辦肺病療養院,以便照顧罹患這種病的病人。

主後1955年,他回到台灣,在埔里的「山地醫療所」擔任醫療傳道的工作,也就是一方面當醫生,醫治病人肉體上的病痛;另外一方面也擔任牧師的角色,向病人傳福音。這間「山地醫療所」在他的努力經營下,進步很快,也逐漸擴大。因此,隔年他就把它改名為「埔里基督教醫院」。他也在主後1956年,於埔里的一個山區購買土地,建造病房,成立「肺病療養院」,收留罹患肺結核病的病人,完成他在美國深造時所許的願望。

有一位從美國來到台灣的宣教師叫做孫雅各牧師,他後來曾經擔任台灣神學院的院長數十年。因為他們夫婦對台灣神學院與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貢獻很大,所以他們夫婦過世以後,遺體都埋葬在台灣神學院的禮拜堂旁邊。大約六十年前,在台南縣的北門鄉,有許多人因為喝了不乾淨的地下水,導致罹患烏腳病。主後1960年,孫雅各牧師娘創辦烏腳病免費診所,為了在那裏罹患烏腳病的病人免費治療。因此她就邀請這位醫生能夠去那裏幫忙,他馬上答應。從南投到台南的北門鄉相距大約有150公里,車程大約需要兩個半小時。每個禮拜四上午他就帶著當藥劑師的弟弟,以及大同醫院的助手和護士,自己開車從南投到台南縣的北門鄉,為烏腳病的病人看病。大約在下午一點左右抵達北門鄉以後,他就先看門診的病人和巡視病房,接著便進入開刀房。因為他本身是外科的醫生,所以也為有需要的病患開刀。除了為烏腳病的病患開刀以外,也為貧民進行各樣的手術。十年之間,共有九百四十多名患者接受手術。當時的開刀房沒有冷氣與暖氣設備,要在那裏長時間的進行手術,可以說是非常的辛苦。

主後1964年,彰化二林基督教醫院創立以後,他就每一個禮拜三的下午到那裏開設門診,為病患義診。聽說當時那一間醫院指定要給他看病的病人最多,因為他非常的細心看病和關心病人的健康,所以許多病人很喜歡找他治療病痛。許多病人對他這樣說:「看到你,我的病就好了一半。」由此可知,他在病人的心目中,已經建立了很好的形象。不僅如此,他還默默地幫助那些家庭經濟有困難的病人。當他知道某一個病人家境有困難時,他就常常會在這些貧窮的病人藥袋中放一些錢,以便作為他們日常生活的費用。不僅如此,他還幫助那些家境有困難的孩子學費,讓他們可以安心地讀書。直到今天,在二林地區還有人記得,他提供過哪些貧窮人家子女的學費。也有人在出院以後,仍然得到他在經濟上持續的幫助。

從他第一次到那裏義診直到他過世,大約五年的期間,他只有三次沒有去二林基督教醫院看門診。一次是因為去日本考察當地的醫院,但是他仍然藉著這個機會,向一位醫生募捐,結果獲得一台的X光機,然後捐贈給二林基督教醫院。另外一次是因為很忙,忙到胃出血。第三次是因為要出發以前,身體實在是太累了,但是他仍然自己開車,要到二林基督教醫院看門診,結果在半路上發生車禍而過世。這是發生在主後1970年的六月17日。

就在他過世的前一天,也就是六月16日,他還在自己所開設的大同醫院為病人看病;晚上又到病人的家裡看病。17日的上午,他趕到埔里基督教醫院主持開刀。中午回家吃中餐以後,想說睡一下,但是突然想到下午要到二林基督教醫院看門診。在那裏有許多的病人正在等著要給他看病,所以就起來準備要出發。在出發之前,他的太太看他中午才從埔里主持開刀回來,怕他太累,所以勸他多休息一下,再去二林。但是他對太太這樣說:「在那裏有許多的病人在等候我,我如果能夠早一分鐘到達醫院,病人就可以早一分鐘減輕痛苦,甚至可以多救一條的生命。」

就這樣,他因為沒有充分的休息,自己開車,經過南投縣的名間鄉,可能是因為打瞌睡去撞到路邊的大樹,所以就因此而過世,那時他才55歲,實在是很可惜。因為他在台灣對醫治病人完全的付出與沒有私心的奉獻,所以被尊稱為台灣的史懷哲,他就是「謝緯牧師」。

第四、甘願做戇人:謝緯牧師有一句的名言,就是:「甘願做戇人」。這句話說出他對我們台灣人真正的愛心與無悔的付出。因為他認為富裕的物質生活,會使人忘記在身邊還有許多貧窮困苦的人。他說:「當義工等於付學費來學習實踐聖經的教導。」謝緯牧師確實是效法基督,謙卑自己,甘願成為「戇人」,去做一些「戇工」。為了要實踐這樣的信仰,他不做許多人非常羨慕,可以賺很多錢的開業醫師。除了跟同樣是醫生的太太一起經營大同醫院之外,他每週又安排三天的時間,分別到不同的三個地方,義務為病患看診與開刀。

這三個地方就是:1.埔里:在肺病療養院及埔里基督教醫院爲弱勢的原住民同胞服務;2.台南縣北門鄉:為身體腐爛而產生臭不可聞,連親人都不想理會的烏腳病患者看診與手術;3.彰化縣二林鎮:在二林基督教醫院服事貧窮困苦的沿海百姓。

主後1969年,他還被推選為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的議長,不過他的任期還沒有結束,所以他是在擔任總會議長的期間過世的。他過世以後,他的家屬就將埔里的「肺病療養院」捐贈給我們長老教會。我們總會將當時的病房整修成為營地,並且取名為「謝緯紀念營地」。

謝緯牧師的女婿江清醫師曾經問他說:「你的工作這麼多,你是憑什麼來完成?」謝緯牧師回答說:「認識每一件工作的價值,再運用堅強的意志和信心來完成他。」他又說:「在我生命中最偉大的力量乃是上帝的存在,當上帝和你同在時,你便能做任何的工作。」這些話應該是謝緯牧師留給我們後代最有意義的遺言。是的,當您確信宇宙中有一位獨一的真神上帝,而且相信祂時時刻刻與您同在時,您就可以從上帝那裏得到智慧與力量,去做許多我們本來認為不可能的工作。

今年剛好是謝緯牧師誕生100週年,為了紀念他對我們台灣醫療傳道以及對台灣教會的貢獻,所以在彰化基督教醫院、二林基督教醫院、埔里基督教醫院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總會青年、松年事工委員會,以及謝緯紀念營地等等這些單位共同合作之下,於今年的四月14日共同舉辦「謝緯牧師動畫傳記首映記者會」,以此來紀念他。

謝緯牧師為了實行耶穌基督的愛,不僅當了傳福音救人靈魂的牧師,更用雙手醫治人們肉體的病痛。他對於教會、社會,以及醫療工作,盡心盡力,堪稱為台灣醫療傳道的典範。

我們在教會的服事中、職業工作上,或是日常生活中,我們應該跟隨他的榜樣,為那些比較弱勢與有需要幫助的人服事,以此來事奉上帝,也讓更多的人因為我們所付出的愛心,來體會從上帝來的愛,以便他們能夠相信上帝成為他們獨一的真神,也接受耶穌成為他們個人的救主,使他們可以過著平安喜樂的生活。不僅如此,還可以讓他們的靈魂不至於滅亡,反而得到永生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